缴罚款‧爱犬却遭毁灭‧狗主斥市局说话不算数

2020-07-30 浏览量:989
缴罚款‧爱犬却遭毁灭‧狗主斥市局说话不算数(吉隆坡)一名狗主申诉,她拥有狗牌的拳狮犬于上週二(4月20日)遭吉隆坡市政局猎狗队捕获,她在隔天即前往文良港动物监护中心认领及缴还罚款手续,但碍于有工作在身,她已知会执法官员将在週末才把狗带走,结果上週六(24日)她去领犬时,爱犬却惨遭人道毁灭。事发后,狗主指市政局官员推卸责任,说话不算数,而有关官员的上司也主动向狗主道歉,但狗主认为官员不负责任,要求市政局採取纪律处分。来自安邦班丹柏达玛的狗主温安琪(28岁,金融谘询师)指出,她与义姐于上週三(21日)前往文良港动物监护中心了解情况时,一位叫山苏丁的巫裔官员负责接待。当时虽是午餐时间,但后者愿意处理此案。她今日(週五,4月30日)在行动党蕉赖区国会议员助理罗志兴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指出,她在文良港动物监护中心的狗笼找到自己的拳狮犬“bobby”,山苏丁向她提出两种解决方案,一是即刻缴还150令吉罚款,就可把狗带回家;二是先到市政局总部求情,罚款可减至80令吉,然后再回来文良港取狗。“我觉得150令吉太贵了,所以决定取第二方案,由于我是利用午餐时间外出办理此事,若当天就把bobby带走,它只能呆在车里,加上那几天我的工作忙,不能请假,就向山苏丁要求週末再来取狗。”官员曾答应照顾小狗她向山苏丁承诺,会立刻缴还罚款,并要求山苏丁好好照顾bobby。“山苏丁当时还笑说,当局会好好照顾小狗,3天洗一次澡,并定时喂食,依据一般程序,新狗在被捕后的7天内不会被人道毁灭。他还提醒我,监护中心週末没有官员上班,但我只要向中心的动物看护员展示罚款收据,就可以把狗带走。”获得山苏丁的承诺,安琪放心让狗儿留在监护中心,赶往市政局总部缴交罚款。上週六(24日)中午,她与义姐开心地去接bobby回家,但狗笼里却不见bobby。“我很紧张,一直追问看护员,我的狗去了哪里。看护员也跟着紧张,支支吾吾地说他只是打工,不能随便发言,并要我向官员追问详情。”自知逼问也无结果,安琪与义姐只能空手而返,并等至週一(26日)再到中心查问。当她一抵达中心,山苏丁与另一名官员即通知她,拳狮犬已遭人道毁灭。被指太迟领回宠物温安琪说,山苏丁一改之前热心助人的模样,反指责安琪太迟领取宠物,并否认曾说过7天内不会对付刚猎捕的狗只。“他说有交代我,若在缴清罚款后,必须拨电通知他,但我并有这幺做。他还说,每逢週五都是狗只人道毁灭的时间,他在这行有20多年经验,这些都是他的官方说词,他不可能没有交代。”不过,温安琪称,在她印象中,山苏丁根本没有向她及义姐陈述这些程序。最后,她们放弃争论,伤心离开。上司致电坦承疏忽获知狗儿遭人道毁灭的隔天,温安琪意外接获一通自称是山苏丁上司的电话。温安琪说,这位上司坦言是当局疏忽,并指责山苏丁是一名不负责任的官员,任职只有一年多,猎狗队有意解决问题,并希望与她亲自面谈。失去爱犬的她,对于猎狗队官员诸多藉口推卸责任的态度,极具不满。因此决定登报投诉,要求市政局向山苏丁採取纪律处分。猎狗队欢迎领养小狗罗志兴也是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秘书,他说,他曾亲自联络市政局猎狗队,证实猎狗队主任詹德拉曾联络温安琪向她道歉,并希望调解纠纷,包括欢迎温安琪在其中心领养任何一只小狗作为赔偿。他说,市政局猎狗队的指南不明确,才会导致纰漏。詹德拉也解释,根据一般程序,遭猎捕后的狗只都会被关在同一个笼子里,若主人前来认领,就会获得隔离,直至主人将它带走;但在这起事件中,山苏丁并没有这样做。罗志兴也转述詹德拉的谈话,后者指当局没有固定的人道毁灭行动,并非山苏丁之前所指的每週五,有时是在週三(4月28日)。此外,他也指责市政局猎狗队有越权之嫌。“温安琪居住的地方,其实已属雪州政府範围,市政局在此猎狗似有越权之嫌,对此詹德拉并未多加解释,只说班丹柏达玛洽好位于雪隆边界,活动自如的狗可以到处乱跑。”他说,将协助温安琪致函市政局,追究疏忽及向山苏丁採取适当的处分。饲养2年人狗感情深温安琪饲养bobby两年多,感情深厚。拳狮犬虽然调皮,却是家人的开心果,每当家庭成员工作或外出返家,bobby一定扑前,两只前脚紧抱大家的双腿,像似欢迎主人的归来。她说,bobby是尽责的看门狗,每当陌生人经过,一定会狂吠,要求大家提高警觉。除了bobby,安琪家还有一只狐狸狗,爱撒娇的bobby常会为了主人的疼爱而与狐狸狗争峰吃醋。“有时候看到我跟狐狸狗在玩,它就会跑过来用身体把狐狸狗推开,或是轻咬它。”“狐狸狗比bobby年长一岁,当时狐狸狗的母亲逝世后患上忧郁症,因此之后领养bobby给狐狸狗作伴。两只狗一起成长,虽常打架玩闹,但感情很好。”现在,安琪仍未从丧狗之痛复原,又要担心落单的狐狸狗会再度患上忧郁症。目前朋友有只流浪狗待领养,她会考虑。没挂狗牌被捉温安琪声称,家里的两只狗,包括惨遭人道毁灭的Bobby,都有市政局发出的狗牌,但因为两狗不喜欢颈项挂着东西,经常互咬,并咬坏两条狗圈,才没有挂上狗牌。“也许因为没有繫上狗圈及狗牌,所以Bobby才会被视为流浪狗而被猎捕。”她说,Bobby是趁着她母亲出门买菜时,偷溜出外,以为只是出去玩玩,结果却是从此一去不回头。“母亲在一个多小时后回家,发现狐狸狗猛吠,Bobby还没回家,邻居才告知,刚有猎狗队把Bobby捉走了。母亲等我下班后才告诉我,我在隔天中午就赶往文良港动物监护中心查问。”‧2010.04.3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