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独白】摄影的再启蒙伍振荣

2020-05-22 浏览量:766

【摄影独白】摄影的再启蒙伍振荣小时候用Kodak塑胶相机拍摄照片,完全没有任何「拍摄好照片」的动机,那时拍摄的,都是生活的Snapshot,是生活的纪录。我说,摄影是生活,此观念由来已久。和多数玩摄影的朋友一样,我正式开始摄影,是由中学时代开始,我也是在高中开始才全情投入摄影,一去廿多年。【摄影独白】摄影的再启蒙伍振荣【摄影独白】摄影的再启蒙伍振荣【摄影独白】摄影的再启蒙伍振荣我在中学时参加过一次摄影比赛,只此一次,但已获奖,而且是全校冠军,但奇怪的是,我一直没有参加过中学的摄影学会,时至今日而没有在香港参与任何学会,除了为了南亚筹款的一次外,至今亦没有在香港举办个任何个人摄影展览(按:本文写于2004-5年间),这都是我办《摄影杂誌》的错,人在「江湖」,总有点「避忌」,又是「避忌」!中学四年级那年,班中有一位相当沉静内向的同学,平时在班中一点也不起眼,个子小小的,沉默而寡言,与大伙同学格格不入,但好观察周遭的我,察觉到他每周也有一两天带着一个巨大的纸套上学。原来他是摄影学会的成员,每週可以返学校的黑房晒相,那是摄影学会会员的活动,他是摄影导师的高足,经常在比赛中获奖。那纸套内的照片,是16×20吋的黑白大相。那时,我从未留意到照片原来可以晒得那幺大,放大的影像原来可以如此清晰,相中的人与物原来可以是如此真实的历历在目……有一次,他向我展示一帧小孩子的黑白照片,照中的小女孩大约三、四岁大,天真的笑脸令人神往,但他却告诉我,照片拍摄不到半个月,刚晒好大相,正要送去给小女孩的父母,却刚知道小女孩已于一两天前突然因水痘急症病死了……人生唏嘘,但摄影却可以让那一剎那留住,是摄影的特性,也是影像的魔法,此事令我开始对摄影着迷,我便开始学习如何拍照、如何晒相,从此开始钻研摄影的生涯。开始的时候,我只用一部Yashica的连动测距相机,不可以换镜头的,但可以调校光圈及快门,要手动叠影对焦,我利用它来拍摄夜景、拍摄日出日落、拍摄街头照片。和大多数拍友一样,你们体验过的,我曾体验过,那是一段颇愉快的日子。后来,我不再安分固定镜头的限制,开始使用单镜反光相机,第一部拥有的SLR,是Minolta的SRT-super,至今仍令我难忘,我人生第一张得奖的作品,就是买了SRT-super第一个晚上练习时所拍摄的一帧习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