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导》8月欧美童书艺文短讯

2020-07-11 浏览量:966
报导》8月欧美童书艺文短讯


得过两届纽伯瑞儿童文学奖的凯特˙狄卡密欧(Kate DiCamillo),构思5年完成通篇只有一个「啦」字的新书《La La La》,预计10月出版。担任插画的Jamie Kim表示:「插画通常是读了作家手稿后,才能试图进入书中的氛围,但接下这个没有文本的工作,刚开始真的十分困惑。」原来狄卡密欧这回企图用几乎不存在的话语,来传达一个孤独的孩子被理解的渴望。

英美童书作品出现一波描写难民危机与相关议题的书写风潮。从目标读者为4岁幼儿的图画书,到写给国高中生看的小说,多部近期出版的新书,均以穆斯林难民儿童为故事主角,探讨难民危机此具有道德争议的课题。其中有些作品还触及颇具挑战性的议题,比如伊斯兰国的崛起,以及逊尼派与什叶派双方的宗派鸿沟等。
这波有关穆斯林难民的童书出版潮,与当前世界面临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相应──数百万计的平民(当中有许多是儿童)努力逃离叙利亚、伊拉克与阿富汗境内的战争与动乱。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资料,光是叙利亚内战,就让超过200万儿童流离失所。赛门舒斯特出版社(Simon & Schuster)专营穆斯林主题的童书主编贾佛瑞(Zareen Jaffery)说:「当今的世界非常複杂,让孩子们理解它真实的样貌至关重要。」




童书作家N.H. Senzai(取自官网)

有些相关的新小说描摹了危险的旅程,因为难民们把生命交託给人口走私者,还必须冒着生命危险闯过被叛乱团体与极端份子控制的内战地区。比如N.H. Senzai 的《逃出阿勒坡》(Escape From Aleppo),描写叙利亚女孩娜迪雅在内战爆发、民主失序后,从家乡逃往土耳其的艰险路程。葛拉兹(Alan Gratz)的《难民》(Refugee)描写的是12岁男孩马默在家里被炸毁后逃亡的故事。
葛拉兹以举世皆知的叙利亚男孩从轰炸得满目疮痍的断垣残壁中被拉出来,全身覆盖着血迹与灰烬,一脸木然的照片为蓝本,塑造出伤心震惊到连眼泪都流不出来的弟弟瓦里德这个角色。葛拉兹表示:「我想让故事中每个难民的角色都清楚浮现,想把统计数字转为孩子能够连结自身经验的名字与脸孔。」《难民》首印量超过20万册,书中加注作者的话,抨击川普总统的旅游禁令,特别提及在逃离叙利亚的大约500万难民中,美国只接纳了不到1%的人口。
加拿大某些公立学校则採用描绘叙利亚难民的图画书为教材,以对学生解释难民危机,及抵达该国的叙利亚学生在精神上面临的痛苦与挑战。

超现实主义巨擘达利(Salvador Dali)于1969年绘製插画的《爱丽丝梦游奇境》近日再版。画家遇见儿童文学经典,擦出什幺样的火花?儘管达利和《爱丽丝》作者路易斯‧卡洛尔(Lewis Carroll)的国籍、感性和生活年代都天差地别,两人藉由艺术所创造的世界却颇富类似的奇异趣味──达利的艺术中充满诡谲的奇形怪状物件、隐晦的象徵和在观者心头萦绕不去的空旷景色;卡洛尔的作品里尽是文字游戏、奇想和数学。
1969年,蓝灯书屋编辑邀请超现实主义大师为该公司每月选书俱乐部的选书《爱丽丝梦游奇境》绘製特别版的插画。达利为这次邀稿绘製了12幅卷首插画,每一幅都有签名,另外还为书中每个章节各绘製了一幅插画。半个多世纪以来,这个特别版的神祕杰作都只有少数收藏家与学者得见,直到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决定为《爱丽丝梦游奇境》150週年纪念再版发行这个版本的书册,一般读者才能亲炙这本奇书。
这个版本的《爱丽丝》还收录了与达利合作的数学家汤玛斯‧班邱夫(Thomas Banchoff)与北美卡洛尔学会会长马克‧波斯坦(Mark Burstein)的相关论文。波斯坦写道:「不管是对卡洛尔或超现实主义,某些人视为疯狂之物,可能被另一些人奉为智慧。」这个卡洛尔与达利的独特交会,开启了对于无意识、非理性与想像的世界,新的探索空间。

英国小说家菲力普‧普曼(Philip Pullman)举世瞩目的新小说《美丽的野蛮人》(La Belle Sauvage)未上市先轰动,预购已高居畅销排行榜单。然而书商削价贩售的策略让作家忧心低廉的书价贬抑了阅读经验,普曼呼吁:如果文学的文化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废除「市场基本教派」有害的教条。
普曼是英国作者协会会长,协会正发动一项活动,要求出版商停止伤害作者权益、减损作者收入的行径,执行方式是不再提供读书会与超市太多书价折扣,当然由普曼自己的作品开始。普曼表示:「每个人都应该从健康的书市贸易中获益,从作者、出版商、通路、书商、图书馆,尾端是读者。国家也因此在其他方面获益,这部分在短期并不明显,但只要长期推展就能清楚凸显。如果一个国家任由其文学的文化消逝,就表示它在根本上并不在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