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父母,难道完全接受你们的安排,才是孝顺吗?

2020-06-16 浏览量:931

当她挺着六个月的身孕,偕同丈夫出现在等候区时,很难不让人注意到她。机构助理小心翼翼地招呼她坐下,唯恐一个不小心,出了状况,实在没人承担得起。

但更吸引我目光的,其实是她那自始至终不发一语的丈夫。

进到谘商室一坐定,他们两个人之间刻意隔了个空位,分坐两边。在进行家庭会谈或伴侣谘商时,我喜欢请他们先坐,我最后才坐下。我总认为:在谘商室里,座位的选择是有意义的。包含谁与谁坐一起、两个人之间有没有空位、是否选择坐对面……等,都可能成为「关係状态」的投射。就像此刻的他们。

我看了一下晤谈申请表,「想谈的议题类型」一栏里写着「婚姻关係」。

「是什幺样的状况呢?」我边说边望向丈夫那边。

「你问她吧!」他迟疑了一下,接着说:「是她要我来的。」语气听起来颇多无奈。

「问我?那好,我想离婚。」她拉高分贝,又急又气,眼泪扑簌簌地直掉,逼得丈夫不得不出言安抚:「就跟妳说别乱生气,小心动了胎气,妳怎幺都讲不听?」

没想到这一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完后,太太更火大:「你什幺时候担心过我肚里的女儿?你们家眼里只有孙子,什幺时候在乎过孙女?」

他们自顾自地吵了起来,我被晾在旁边好一会儿;但我也没闲着,很仔细地看着他们的对话与互动,试图釐清楚究竟发生了什幺事,也的确看出了点端倪。

媳妇的价值,只在肚皮

她口中所说的「你们家」,指的是她的公公、婆婆。自嫁进他们家以后,已经为他们家生了两个女儿,肚子里是第三个。她永远忘不了公婆在知道第三胎也是女孩后的反应。

「哪欸又搁係『查某囝仔』?」婆婆操着一口道地的台语,如是说。

每一个字都像针一般,针针刺进她的心里。但更令她心疼与不捨的,其实是两个女儿。她很担心女儿们听到这些话后,会不会就以为自己不被爱、不被疼了呢?然而,更震撼的事情还在后头。

她说,当她因连生两个女儿而开始备受冷落与冷嘲热讽,有一天,不小心从邻居那边听到,原来在她嫁入他们家之前,其实他曾有过一段婚姻,但因为女方婚后两、三年肚皮完全没有消息,后来伤痕累累地离开他们家。

「他们把媳妇当什幺?生孩子的机器吗?而且还一定得生男的,否则什幺都不是!」她恶狠狠地瞪了她丈夫一下。

「但最令我震惊与愤怒的,不是这个,也不是他的欺瞒,而是他冷漠的态度!他怎幺可以容许他爸妈这幺糟蹋他的太太、小孩,吭都不吭一声;而且我还不是第一个!」她再度激动得声泪俱下。

而他再度低头不语,像是默认了这一切。我一直以为「母凭子贵」的年代已经远离,没想到却仍如此靠近。

亲爱的父母,难道完全接受你们的安排,才是孝顺吗?

「那你们现在有什幺打算?」我单刀直入地问,但她显然还在气头上,气到不想回答。他偷偷瞄了一下他太太,「她说她想离婚,但我不要。所以,她的条件就是要我一起来谘商。」

「你很在乎她,所以你就一起来了……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再看我的表现怎幺样……」他的声音有些微弱。

不知怎的,这一刻,我彷彿看见一个尚未长大的小男孩,被责备后的恐惧与退缩。差别只在于:以前责备他的,只有妈妈;现在数落他的,还有太太。以前被责备,可能是因为不听话;现在被数落,却是因为太听话。

我心中虽不免好奇「这个畏缩的小男孩,是怎幺来的?」但也对这小男孩开始为了自己爱护的家人而试图改变,燃起些许希望。只是,他需要更多的支持来巩固好不容易萌生的勇气,所以我决定帮助他们夫妻俩看见这一小步难得的跃进。

「在前段婚姻结束前,你有为你们的婚姻做了什幺努力?」

面对我的问题,他尴尬地摇摇头后,羞愧地低下头。

「那这一次为什幺会愿意跟太太一起来?」我再问。

「因为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他的声音虽然依旧微弱,但我相信每个字都轻敲着太太的心坎。因为,隔週来谈时,他们之间已没有留空位。


心理师暖心分析

在上述案例的家庭里,潜藏着两个华人家庭常见的重要议题:第一个是父权文化下「重男轻女」的现象;第二个则是亲代与子代间的「界限」过于模糊。

「子嗣」观念仍深植在许多华人家庭里,使得家族对于「传宗接代」、「延续香火」存有很高的焦虑感,导致很多家庭里生育了「七仙女」、「六朵花」(连生六、七个女孩),才得幺子。这种状况,也成了华人家庭的特产。

因此,对很多女性来说,在过程中感受到的,就像故事中的那位太太一样:大家对「肚皮」的关注,远胜过对「人」的关怀,而一个母亲的价值,竟是奠基于「有没有生儿子」。她不禁担忧起自己的女儿在这个家中能不能得到公平的爱与对待。但伴侣不闻不问,不挺、不支持的态度,成了「二度创伤」。

案例中的夫妻,看似带着第一个议题来到谘商室,后来发现:真正让妻子心寒与失望的,是丈夫的软弱与漠视,让她在这个家里看不见希望及未来。然而,在这个家庭里,除了太太与女儿之外,其实还有另一个受害者。

丈夫从小在「高控制」的原生家庭中长大,父母亲对于孩子的一切,虽然总是「高关怀」,却也强势介入所有大、小决定,主导孩子的一切,包含升学、就业,甚至包括婚姻、育儿教养。

高控制的父母时常打着「孝顺」的旗帜且无限上纲,让孩子以为「无条件接受一切安排,就是服膺孝道」,却忽略了从「原生家庭」到「自组家庭」,孝顺需得有适度的界限。

亲爱的父母,难道完全接受你们的安排,才是孝顺吗?

「孝顺」一直是华人文化推崇的美德,鲜少人说孝顺有何不妥;很多人挑选伴侣时,也很在乎对方是否孝顺,彷彿若对方对自己的父母孝顺,就可以预测对未来的家人、长辈也会同等照顾。问题就出在:当华人文化所推崇的「孝顺」美德,遇到同为华人家庭里常出现的「界限」问题,就容易迸出火花。很多人自小习惯将「孝顺」与「凡事依从父母」划上等号,在做决定时,也以父母的意见为依归,以为这就是孝顺。

当自己进入婚姻,组成家庭之后,却没有觉察并随之调整与修正,忽略了自己新组成的家庭也需要被考量、伴侣的声音需要被听见,导致失衡,引起伴侣与家人的不平。

如果因为「担心让父母不开心」,以至于连自组家庭里的各种大小决定(例如:买车、买房、小孩的就学选择、週末时间规划)都优先考量原生家庭父母的感受,罔顾自己伴侣的意见,这样的「孝顺」是值得被挑战的。

此时,该问自己的是:我与父母之间的关係,是否太过黏腻?过度紧密共生?该怎幺调整?以免阻碍发展健康的「自组家庭」关係。

书籍介绍

《钢索上的家庭:以爱,疗癒父母带来的伤》,宝瓶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陈鸿彬(谘商心理师/资深辅导教师)

我们是否:即使表现完美,仍觉得自己不够好?宁愿委屈求全,也无法离开一段「不对的关係」?在人际关係与职场上,总陷入被「情绪勒索」的困境?时常莫名的愤怒、悲观或沮丧?在爱情或婚姻里,总是受特定对象吸引,一再的遍体鳞伤。

这些都与原生家庭、父母带来的伤有着千丝万缕的複杂关係。无论是情绪勒索、被当成「情绪伴侣」、漠视孩子的情感与疏离、被投射期待、言语恫吓或成为父母婚姻关係里的代罪羔羊……这些伤缓缓渗透进我们的心里,啃噬着我们的人生,在我们的人际关係、职场、爱情与婚姻,甚至下一代的教养,都烙印下巨大的阴影。

而对于曾经历照顾他长大的大姊在孕程中骤逝,大妹幼时发展迟缓,小妹小儿麻痺,他从小乖巧听话,却总在不让父母失望及做自己之间纠葛不已的陈鸿彬心理师,他特别能体会原生家庭所带给孩子的沉重与失落。于是,他以近20年谘商经验所写下的29个真实故事,一个比一个揪心,他写出我们难以开口或无法开口,或我们早已忘记的心事,其实那些伤口一直不断地痛着,也牢牢捆缚住我们的人生。

走出阴影,卸下捆缚,以「当自己的父母」般的心,回头倾听、拥抱与疗癒自己内在的小小孩,是我们最能对自己所做的事。

亲爱的父母,难道完全接受你们的安排,才是孝顺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