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全球人权状况概述:没有「人权」,就没有所谓的「安全」

2020-08-09 浏览量:424

对于那些试图捍卫人权的人、以及那些身陷战地苦难的人来说,今年是充满灾难的一年。

各地政府皆一再强调保护平民的重要性,但是全球各地的政治人物却未能保护那些最需要援助的人们,让一切沦为口惠不实的空谈。国际特赦组织认为此现象可以改变、也终将改变。

规範武装冲突行为的《国际人道法》中明确规定「不得针对平民发动攻击」;而区分平民和战斗人员的原则,对于身陷战争中的人们,更是基本的保护措施。

然而在一次又一次的冲突中,首当其冲的总是平民。在卢安达大屠杀20週年的这一年,政治人物再三地践踏保护平民的规定,或是对于其他人违反规定而造成平民死伤的行为视若无睹。

在叙利亚陷入危机之初,无数的生命牺牲,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却多次对此束手无策,直至2014年仍无法解决。过去四年内,超过20万人死于战火——绝大多数是平民,且多是死于政府军队的攻击。大约400万来自叙利亚的人成为流落至他国的难民,而在叙利亚境内则有超过760万人流离失所。

叙利亚的危机和邻国伊拉克息息相关,在叙利亚犯下战争罪的武装团体伊斯兰国(IS,前身为ISIS),也曾在伊拉克北部进行绑架、行刑式杀人及大规模的种族净化。无独有偶,伊拉克的什叶派民兵在伊拉克政府的暗中协助下,绑架并杀害了许多逊尼派的平民。

2014全球人权状况概述:没有「人权」,就没有所谓的「安全」等待分配物资的叙利亚难民。

以色列军队于7月袭击加萨走廊,造成2,000名巴勒斯坦人丧生,其中至少1,500名是平民。再一次地,平民仍佔了死亡人数的多数。国际特赦组织在详尽的分析中指出,该手段不但展现出对人命冷酷无情的漠视,更涉及战争罪。哈玛斯亦犯下无差别飞弹攻击的战争罪,并造成6名以色列人丧命。

而在奈及利亚北部,政府军队与武装团体博科圣地的冲突跃上国际新闻头版,博科圣地绑架Chibok镇276位女学生的事件引起世界的关注,但这只是他们擢髮难数罪行的其中一项。奈及利亚维安部队及其合作伙伴的骇人罪行则较少受到注意,国际特赦组织于8月公布的影片中揭露了他们的部分暴行,他们对于据信是博科圣地的成员及支持者施暴,而被杀害者的遗体则遭弃置在大型乱葬岗里。

在中非共和国,儘管有国际军队介入, 宗教派系的暴力冲突仍造成超过5,000人死亡,平民再次佔了死亡者的多数。然而,这些虐待、性侵、与大规模屠杀的暴行,并未引起世界的关注。

而在全球最新建立的国家南苏丹,内战造成数以万计的平民丧生,超过200万人逃离家园。政府军队及反叛军双方都犯下战争罪与反人道罪。

针对159个国家人权状况的最新年度报告显示,上述事件不过是冰山一角,有些人可能会认为,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们无能为力、也无法改变,因为战争总是以牺牲平民为代价。

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对抗针对平民的侵犯行为,并且将负有责任者绳之以法,这些都是必要的,目前约有40个国家支持一项提案,提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在针对集体屠杀、战争罪、反人道罪等情况採取行动时,应採自发性避免使用否决权的行为準则。国际特赦组织期待此提案的通过,从而踏出显着而实际的一步以保护平民。

那会是重要的第一步,也将拯救无数生命。

然而,并非仅有阻止大规模的暴行一事未竟其功,数百万人逃离已被战火吞噬的家园,对于这些难民的直接援助也被否决了。

那些最热衷大肆批评他国失败的政府,自己却不情愿提供难民必要的金钱援助并协助重新安置。直至2014年底,只有不到2%的叙利亚难民重新安顿下来,而这数字在2015年应当成长为至少三倍。

在此同时,大量的难民及移民孤注一掷地想到达彼岸的欧洲,却在地中海失去性命;而也因为某些欧盟会员国并未支援搜救,造成了如此令人震惊的死亡人数。

禁止在人口稠密区使用爆炸性武器的国际禁令,是在冲突中可以保护平民的措施之一。在乌克兰,俄国支持的独立军(儘管俄国政府多次无说服力地否认其关联)与亲基辅的军队双方都曾以平民区为攻击目标,这道禁令很可能可以挽回许多人的性命。

2014全球人权状况概述:没有「人权」,就没有所谓的「安全」
2015年2月,正在从前线撤离的乌克兰武装部队。

保护平民的规则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当违反规则时,必须要有真正的问责与审判。因此,国际特赦组织乐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通过的决议,其针对斯里兰卡内战期间人权侵害与滥权的指控展开国际调查。2009年,在斯里兰卡内战的最后几个月里,上万名平民惨遭杀害;而在过去5年里,国际特赦组织持续争取、游说联合国着手调查此事。没有这样的问责机制,我们永远无法向前迈进。

其他地区的人权状况亦仍须改善。自2006年以来,墨西哥有超过22,000人失蹤,而43名学生于9月被迫失蹤的事件,无疑是雪上加霜。一般相信大部份的失蹤者是遭犯罪集团绑架,然而根据报导其中亦有许多人是被警方及军方带走后即下落不明,有时甚至是军警和犯罪集团勾结所为;而少数被发现的受害者遗体显示曾经遭受酷刑与虐待的迹象。

联邦政府与州政府皆未能有效调查这些罪行,以确定可能牵涉其中的政府人员,并确保受害者及其家属享有有效的司法追究手段 。墨国当局除了缺乏回应之外,更试图掩盖此一人权危机,免责、贪污以及助长军事主义化的现象也相当严重。

2014年,世界各地的政府持续打击非政府组织与公民社会——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变相讚美了公民社会角色的重要性。俄国政府透过令人心生恐惧的「外国代理人法」,加强了对非政府组织的压制,宛如回到冷战时期。

而在埃及,非政府组织面临了严重的打压。埃及政府施行穆巴拉克时期的集会结社法规,此举传达了不容忍任何异议的强烈讯息。主要的几个人权组织因畏惧当局的报复,不得不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埃及进行普遍定期审议时人权报告的撰写。

儘管抗议者面临了针对性的威胁与暴力,他们一如往常地展现无畏的勇气。在香港的「雨伞革命」中,数万名抗议者不顾当局的威吓,行使他们言论自由与集会自由的基本权,也因此面临了警方过度且恣意的武力使用。

人权组织有时被批评怀抱不切实际的梦想,意图创造改变。然而,我们必须谨记,非凡的事物是有可能达成的。12月24日,在50个国家的批准门槛于三个月前达成后,国际武器贸易条约(Arms Trade Treaty)正式生效。

国际特赦组织与其他团体已为此协定游说了20年,在这期间,我们屡次被告知这样的条约是不可能通过的。然而,武器贸易条约现在生效了,并将禁止贩售武器给可能用以施暴者。在未来几年内,若能有效实行,该条约将能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2014年是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被採纳后的第30年,这是另一个国际特赦组织争取多年的公约,也是1977年我们获颁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之一。

30週年纪念一方面是个值得庆祝的时刻,但是另一方面却也提醒众人,酷刑在世界各地仍十分普遍。这也是国际特赦组织2014年发起「停止酷刑」运动的原因之一。

这则反酷刑的信息,在美国参议院于12月发表一份报告后获得特别的迴响,该报告显示,当局预备宽容自2001年911攻击事件后数年来发生的酷刑。令人吃惊的是,某些该为酷刑犯罪负起责任之人,仍未曾感到一丝羞愧。

从华盛顿到大马士革(叙利亚首都),从阿布贾(奈及利亚首都)到可伦坡(斯里兰卡首都),政府领导人皆正当化恐怖的侵害人权行为,他们表示这样的行为维持了国家的「安全」。事实上却正好相反。我们之所以活在如此危险的世界里,对人权的侵犯行为正是重要的原因之一。没有人权,就没有所谓的「安全」。

在人权受到严重侵犯的时期,也或许尤其是在这样的时期,我们一次又一次的看到创造显着改变的可能性。

无论加害者是政府或非政府行为者,对抗侵害人权行为的必要性从未如此急迫。我们深切期望,从未来几年回顾2014年,我们在2014年所经历的将是最终的低点,是让我们从谷底奋起进而创造更好的未来的起点。

延伸阅读:

不只有砍头,最有钱、最嚣张、扩张最快的伊斯兰国 绑架、屠城、人肉炸弹》不断把贫民推入炼狱的博科圣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