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庭外和解至上诉裁决‧验眼师准与女儿‧每月法庭见一面

2020-07-15 浏览量:639
暂庭外和解至上诉裁决‧验眼师准与女儿‧每月法庭见一面(吉隆坡6日讯)“验眼师争取女儿抚养权”一案,经吉隆坡家庭事务高庭调解后,双方听取法庭的建议互相让步,暂定33岁父亲郑威勇可于每月第四个週一下午与女儿见面,直至上诉庭作出裁决为止。不过,郑威勇只能单独约见女儿,且父女只能在吉隆坡法庭範围内见面,避免对女方构成困扰。经吉隆坡家庭事务高庭法官拿汀杨惠婵是于9月15日,在内庭进行初次调解后,验眼师郑威勇和前女友叶丽思(24岁,书记)週二联同代表律师出庭向法官汇报私下和解的结果。于内庭斟酌约40分钟后,双方即在家人陪同下离开法庭,并各自召开记者会,期间双方家人未有交流或谈话。只能单独约见事后,叶丽思的代表律师G.南丹向媒体指出,双方律师都遵从法庭的建议,达成初步庭外和解的结果,同时也顾及郑威勇是女儿郑家蕙(6岁)的父亲,因此决定接纳建议,允许郑父于每月第四个週一,下午2时至4时30分,在吉隆坡家庭事务高庭的小孩保护室内与女儿见面。“条件是郑父须遵守庭令,只能是他与女儿独处,他人不得参与其中。”他指出,儘管早前法庭给予郑父合理的探望女儿时间,惟郑父往往缺席或迟到,甚至有时还会带来一班人,对叶丽思造成困扰。G.南丹也披露,法庭顾及以往探望地点都是在女方住家,而衍生很多问题和纠纷,所以特地把见面地点锁定在法庭範围内,一切由法庭监管下完成见面程序。“这是顾及到叶丽思家人的安全问题,才作出这样的裁决,这项裁决持续直至上诉庭针对郑威勇提出的上诉作出裁决,到底女儿抚养权归谁拥有为止。”据悉,住在霹雳州的叶丽思曾提出要求,把见面地点定在霹雳州警局,但因无人负责监督当中过程,所以法庭避免节外生枝,坚持择定在法庭範围内完成每月的探望程序。男方删除女方虐女说词针对郑威勇早前向法庭提呈的入稟书,指责叶丽思联同兄长虐打女儿一事,叶丽思的代表律师G.南丹披露,男方律师同意删除其当事人被指虐打女儿的说词,因此这已不再是一项课题。“我们坚持这是错误的指控,若不删除将要求盘问郑威勇;但既然对方律师也承诺删除,已没有盘问的需要了。”法官劝男方销案谈及郑威勇屡次报案,指叶丽思虐待女儿、藏毒、破坏其住家及勒索等,他表示双方律师已在法官前承诺,不会再增加报案。不过他强调,法官亦劝告男方销案,毕竟有关事件已对女儿的生活造成负面影响,同时也不忘提醒,女方可针对被指控而投报,要求警方深入调查,一旦属实总会有人必须负上责任。女方指男方骚扰拟申令禁见女儿满腹怨言的叶丽思说,基于她过去多次遭受郑威勇报假案的骚扰,指她虐待女儿、藏毒、破坏其住家及勒索等罪名,令她数次进出扣留室,导致她终日担惊受怕,她将通过律师向法庭申请禁令,禁止郑威勇与女儿见面。指男方面子书诋毁她早前曾召开记者会透露:“我不会再相信他的话,避免旧事重演,我还是申请禁令完全杜绝女儿和他来往。”不过,她亦披露,法官就此促请她三思而后行,毕竟郑威勇是其女儿的生父,再加上她须另择日通过律师入稟法庭,提出正式的禁令申请。“所以我们会随后再从长计议。我实在无法忍受了,现在连家在哪儿也不敢让对方知道,避免麻烦找上门来。”同时,叶丽思恳求媒体勿刊登其照片,以免郑威勇再度把其“通缉照“上载至面子书,并写下诋毁她的难堪字眼,严重影响她的生活。拒给赡养费拟告女方毁谤郑威勇指责叶丽思要求过份,竟要求他提供赡养费,惟他已在法官面前拒绝。“女方一直说没有和我注册,那幺都不是我的妻子,为何要给她赡养费;若要缴付这笔钱,我不如直接买东西给女儿来得好。”他放话不会就此罢休,将会针对叶丽思于9月30日召开记者会,对他作出破产以及时常醉酒虐打他人的指责,通过律师告她毁谤。新闻背景指前妻失蹤5月争女儿抚养权郑威勇是于8月6日通过律师入稟吉隆坡家庭事务高庭,针对叶丽思自获女儿抚养权后,即销声匿迹迄今5个月,因此要求法庭拟定他可探望女儿的合理时间和方式。目前法庭暂允许郑父每月的第四週末,于上午11时至12时会见女儿,以让与女儿阔别一年的郑父,可享有更多时间与女儿独处。进行传统婚礼未注册郑威勇与叶丽思是于2002年相恋,两人在2003年6月同居,之后在未注册结婚下,只进行华人传统婚礼。直至隔年12月生下女儿后,两人感情生变而分居,换言之,两人并非合法夫妻。依据吉隆坡高庭针对有关案件撰写的判词,叶丽思一方控诉郑威勇自她生下女儿,因多次带不同女人回家、长期在外工作对女儿不闻不问,甚至时常喝醉返家,所以与郑威勇多次争吵。过后郑威勇被赶出家门,并与女儿分隔一年。然而,郑家也直指叶丽思在生下女儿后,经常彻夜不归,才会导致夫妻感情生变。他们说,叶丽思在2008年4月正式搬离住家时,还说明不要女儿了。‧2010.10.0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