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日无多反安慰母亲‧小嘉仪正面往前走

2020-07-15 浏览量:490
时日无多反安慰母亲‧小嘉仪正面往前走(吉隆坡27日讯)虽然医生被宣判了“死刑”,但从2岁开始就与死神抗战长达10年的抗癌小勇士杨嘉仪,并没有自我放弃。她完全不当医生的绝望诊断为一回事,依然很快乐、积极及乐观的度过每一天,还反过来鼓励母亲,说她一定不会死,要母亲与她一样,正面及努力的往前走。在今年新年期间完成最后一次颌骨癌化疗的12岁女生小嘉仪,一直都朝着康复的道路前进。在过去半年,她的个子从130公分飙升至143公分,体重也回升至25公斤,摆脱化疗期间的骨瘦如柴,一切似乎都那幺美好。可是,两个月前,小嘉仪的母亲陈金兰发现女儿口腔内一处动了手术被挖空的部位,突然长出一小块肉。由于过去的经验,让陈金兰对这一小块肉瘤很是戒备,带女儿回去医院覆诊时,就特别向医生强调了这一点。“医生当时的扫描,并没有显示这块肉瘤有异状,女儿也没有喊痛。但这块肉瘤并没有随时间消失,反之迅速长大。月初,嘉仪的口腔开始发出臭味,而且吞嚥和呼吸出现困难。我马上带他到医院牙科检查。月中,医生就宣布了不好的消息。”她在接受《》访问时说,医生说嘉仪的骨癌复发,而且是末期,无法再进行电疗和化疗。“医生不肯说嘉仪还剩多少时日,只叫我们让她去做她想做的,让她吃她所吃的。”母感叹老天开女儿玩笑说到这儿,语气有点呜咽的陈金兰说,当她听到医生宣判时,只是急着追问病情,并没有感到很悲痛。“一离开主治医生室,看到嘉仪时,我马上就泪如泉涌,伤心不已。我无法理解,嘉仪已经走过了这幺多的苦难,曙光在即,为何上天还是要开她的玩笑。”不过,陈金兰很快就收拾心情,决心与女儿并肩作战,继续与病魔斗到最后。最重要的是,女儿的那份自信和乐观激励她不可以放弃。她透露,她在医生做出宣判后,怕影响嘉仪的病情,而不敢坦诚相告,可是这几天下来,小嘉仪从她们闪烁其词的神态,也多少猜测到整个情况。小嘉仪虽知道情况不妙,可是她没有展露一丝不安,反而还一再强调,她不会死。陈金兰说,小嘉仪原本的体重经达到27公斤,但过去两星期,因为其口腔的肉息阻挡到其鼻子和喉部,使得她无法顺畅呼吸,吞嚥也有困难,体重马上就骤降至25公斤。服食箭猪枣口腔臭消失虽然医生表明药石罔效,但小嘉仪的家人并没有放弃,仍在尽最后的努力期望奇迹出现。小嘉仪服食箭猪枣后,情况果然转好,其口腔经没有恶臭,呼吸也较平顺,只是鼻子还是不时会有如脓包的鼻涕阻塞着,必须不时清理。陈金兰说,月前一名善心人士半赞助性质的给了一些箭猪枣(血枣)嘉仪服食,结果效果良好。嘉仪的口腔的恶臭经消失,而且糜烂的部份也痊合。“这让我们看到希望,在西医放弃之后,我们唯有尝试其他管道,而且箭猪枣治癌的功效也经有印证。”与此同时,一直陪同嘉仪走过抗癌日子的晨光爱心队队长李杰文也热切的祈求嘉仪可以再次度过这个难关。他形容,嘉仪就连最痛苦的大手术都经历了,上天不应该再开她的玩笑。“我们一直都在尽最大的努力,过去也都尝试了各种治疗法,唯都不见疗效,直至月初服食箭猪枣才看到曙光,可是,因为箭猪枣价格不菲,并非嘉仪家人可以承担的,因此希望社会人士可以伸出缓手,帮助嘉仪度过这个挑战。”他透露,善心人士仍愿意以半买半送的方式出让箭猪枣给嘉仪,但基于小嘉仪目前情况严重,必须大量服食箭猪枣,因此一个月单是这笔费用就近5000令吉。他指出,由于很多人仍对箭猪枣的疗效有所质疑,以致在寻求援助方面会有困难。“但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是嘉仪活命的最后一线希望。”术后开朗做鬼作怪展现童真相比起手术前的腼腆,手术后的小嘉仪大方开朗了许多,还会主动与记者说话,更不时捉记者的语病,还“做鬼作怪”,展现其无邪的童真。嘉仪虽然看到不到记者的容颜,但她从声音中听得出,记者曾採访过她,很快就和记者亲切的攀谈起来。在谈到Kidzania的职场趣事时,她更兴趣勃勃的以手上的小手帕变魔术的摺了寿司、三文治、汉堡包、麵包等。随后在谈到其15个月的小表妹时,她还很自豪的以同一件手帕摺了尿布和摇篮,以证明她还会替小表妹摺尿布,也会帮小表妹摇摇篮。无论如何,动了口腔手术的嘉仪,说话常“漏风”,记者是以採访其母亲为主,可是小嘉仪不甘寂寞,不时会插口帮母亲补充。牵手玩乐表妹当嘉仪的眼2岁因为眼癌挖掉右眼,3岁又再失掉左眼50%视线的小嘉仪,整个童年坎坷难行,癌细胞一再的纠缠上她,去年又被诊断患上骨癌,经过半年的化疗、电疗治疗,病情持续好转,让小嘉仪摆脱了留院治疗期间的阴霾,度过为时半年的快乐时光。陈金兰说,为了让小嘉仪可以快速追回无邪的童年生涯,今年新年期间在小嘉仪完成骨癌的最后化疗之后,在医生宣布嘉仪可以重新融入人群后,就每天一早把嘉仪带到外婆家,让她和其表兄弟妹姐一起玩乐。“不用去医院的日子,我早上就会从士拉央把嘉仪带到甲洞逸福园的母亲家,那儿有我弟弟和妹妹的孩子,非常热闹。”她透露,嘉仪与她的一位8岁的表妹最亲密,表妹会牵着嘉仪去玩,当起嘉仪的眼睛,给予嘉仪很多指引。“除了这名表妹外,嘉仪也与一名仅15个月的小表妹特别投缘。她每天一到外婆家,首先就会问起这名刚学会走路的小表妹,然后两人就嬉闹不已,你追我逐的,把整间屋子都闹翻了。”她说,由于其母亲也为在楼下开补习班的女儿的学生提供午餐伙食,因此上午时段家里每天都会有十多名学生,非常热闹。“嘉仪生病期间,容易受感染,我都不敢让她多接触人,每天关在家里,也苦闷了太久了,所以,康复了就让她寻找回她童年的欢乐。”病情有变明年或难返校小嘉仪原定在明年开学重返校园的梦想可能要落空了,不过,纵使没有到正规学校上学,小嘉仪在过去半年,每星期还是有到音乐老师那儿学习她所热爱的电子琴及唱歌。现在,除了她最喜欢的《你是我的眼》之外,她还会弹唱3、40首的歌曲。随着病情有变,原本在拉惹劳勿峇都路特殊教育学校就读的小嘉仪,在停学超过一年后,能否重返校园重新学习,还得看其病情的演变。盼重游Kidzania自製维他精可以当飞机师、护士、画家,小嘉仪渴望可以再重游Kidzania趣志家,亲自动手製作维他精享用。小嘉仪是在去年进入医院接受手术前,首度到Kidzania玩乐。虽然她双眼看不到,但是在8岁表妹的牵引下,靠着摸索,她还是一一体验到各种职场的工作性质。在这个儿童职场公园内,她冲上云宵当起机长;也穿起白袍,当起她熟悉不过的护士;也拿起画笔当起画家。体验了这幺多种职业后,小嘉仪最喜欢的职业是维他精製作师,理由很简单,那就是製作了维他精后,她还可以喝回自己的成品。游摩立玩You Jump I Jump“You Jump, I Jump”(你跳,我跳)!小嘉仪今年在完成化疗疗程后,还曾到摩立(Morib)海边玩了一天。她在广阔无碍的海滩乱跑乱跳,还学电影情节来个“你跳、我跳”的跳海环节。由于海水只到脚踝部份,小嘉仪跳水不成,变跳沙,还是玩得不欲乐乎,大口大口的呼吸了与她隔别整大半年的郊野新鲜的空气。陈金兰透露,其实小嘉仪对玩乐的要求不高,给她一滩水,她也可以玩得很快乐。小嘉仪很想去双威水上乐园玩乐,她也在安排着,但基于水上乐园的活动比较高难度,大部份不适合嘉仪玩乐,因此她可能只能在园内泡泡水而己。“我之前有带她去科学馆,那儿也有个小型的水上乐园,但不巧它关闭进行维修,但漫游科学馆,也让嘉仪摸索到一些知识。”/报导:蓝冰冰‧2013.10.2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