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的日文之路

2020-06-16 浏览量:450

几日前外子约了他的日本人朋友携眷聚餐,他们都有一共通点就是妻子都是香港人。平日要育儿、舟车劳顿管接送、还有学校的兼职其实有点累,周末想休息一下。我推辞说:「你们都是日本人,同声同气,不需要有我在啊~」外子说他们都很希望他们的妻子能和我交流一下,那的确我已结婚十年,算是一个比较「资深」的日本人妻吧。那就抱多交一个朋友的心态出席了。

一位太太有要事所以未到,另一位很美丽大方的太太则在照顾孩子的夹缝中找机会问我问题。可是小孩都在,她忙我也忙,而且说来话长,很难一言半语就说清。美丽大方的太太问我:「我是不会日语的。你认为有必要学吗?」我当时只简单的答她应该学,但我没有说明为什幺应该。她也问我:「那你是怎样学的?」我说:「我学习日文的过程有点漫长,我回家打一篇文来说明会比较清晰。」所以,这篇短文是为那美丽大方的太太而写的。

日本人人妻为什幺应该学日语呢?这要回带到外子一句「さびしい」(很寂寞)了。大儿子回港之后,头两年我都全职工作,他由我妈妈照顾,平日则在国际幼稚园上学,于是他的广东话突飞猛进而日文则不进则退,后来发展到儿子跟外子说话竟然用英文。外子很伤心,他说不能和骨肉至亲用最自然最深入的母语聊天,感到失落。

把儿子换上妻子,不也是一样?如果完全不懂对方的母语,不能和他聊天、听他分享喜怒哀乐和生活种种,他不也是很寂寞吗?

我第一年到日本留学,本来就动机不纯,虽说是为了读汉学,更像是为了逃情。(详情请参看另一文章《一点甜》)所以我是零日文基础到日本,而一年之后我会打招呼,听得懂简单日语,会查字典看报纸,但远远不是「熟」的水平。Final year回到香港,我在中大副修日语,为了满足学分要求我也修读了很多日语课程。我最喜欢的是方韵老师的中日翻译。

不过正式让我下定决心要学好日语,是在婚后。

婚后我合约完了便飞到日本团聚,外子给我很多日文语言学校的单张、报名表,他说:「从今之后要在日本生活了,要在日本生活通行的就只有日文,而且我父母也只懂得日文,你还是学日文吧。」于是我用我最基本的日文水平,填写了很多报名表,如果是一些有名的学校,还要求要写一篇短文,说明为什幺希望在此学习日语。我很坦诚的写:我专修语言学,本业是语文教师,我喜欢语言;我外子是日本人,我的儿子将来也是日本人,我希望能用他们的母语和他们沟通。

我心仪的早稻田落选了,但庆应义塾取录了我读日文别科一年课程。外子替我开心同时也惊讶:「听说庆应义塾的日文比早稻田难考的……」那时我已经不深究难不难考入了,反正有书读,有外子交学费,我就满心欢喜的等待四月开学。

哥哥在十二月出生,所以开学时儿子才三个月大。庆应义塾别科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是外国大学来的精英交流生或者之后一年打算考研究员的外国留学生,所以课程要求严格、功课量也多。读写听说,全部都有专门课程由专家讲解。我还记得教日语会话和口音的老师是池田老师,她是前新闻主播;教我读写文法的是村田老师,她是语言学的教授。

校内我是学生,要专心上课、準时交功课、测考前温习;不过其实校外也是「教室」,只是身份换了,学习的日语也不一样。

上学前,我骑脚踏车把儿子交到托儿所;下课后则到市场买麵包、日用品,再到托儿所接儿子。托儿所每天都要写一本类似手册、日记的笔记,写下儿子那天状况,吃了多少、拉了多少、睡得好不好、体温高低、心情如何等等,交给托儿所的老师;接回儿子后她们又会写得满满的,告诉我儿子那天过得如何。因为带着儿子,在公园或母婴健康院会认识到一些妈妈朋友(日文叫「ママとも」);在家附近也认识到一些老太太,然后十分随意地聊天、交换情报。

所以那一年,除了在校内接受正规的日语训练,在校外也学会了很多实际生活上用到的日语和社交礼仪。

之后老公要到香港发展,我们也一家三口「回流」。我担心日语会生疏,于是趁还牢牢记得的时候考了JLPT N1和BJT,这些证书也能帮助我他日回日本就业。不过要生疏还是会生疏,我重新到学校全职教书之后,除了面对外子,就真的没有机会用日文,于是我的日文又开始退步了。

我的日文一直下沉,直到儿子转到日本人幼稚园才有转机。儿子幼稚园毕业之后,便到日本人幼稚园浸淫半年,等待翌年四月在日本人小学开学。日本人幼稚园的老师是日本人、通告是全日文、和其他家长商量也是日文,于是那一年我又重拾那些年我在东京学过的生活日语和礼仪。不过最大的转捩点其实是——外子终于「屈服」,他不喜欢孩子看电视,所以一直没有安装日本电视频道。可是后来为了确保他不在家的时间,孩子也有足够机会接触日语,于是我们便申请了机上盒收看日本的电视频道。当然不是所有频道都适合孩子,我一般会长开NHK或NHK的教育频道。电视在我们家就像一个窗口,让我们和日本依然有联繫、不脱节。

儿子读日本人学校、我和日本人太太交往、我们一家看日本电视已四、五年。学习语言最重要的还是语境(context),我回想,我的日语进步最快是双管齐下的时候:学校学习再加上生活运用。如今我没有在学校学日语了,但儿子学校用日语,看的电视节目是日语,和日本妈妈LINE打日语、饭桌之间聊天是日语,我感到自己的日语是保持到的。

那如果一个日本人人妻不是在日本生活,孩子也不是读日本人学校,那还需要学日文吗?我还是鼓励她学的。过来人身份是,我认识外子时我们只用普通话、英文沟通;如今我可用日文和报告生活、甚至和他打情骂俏了,他也会用日文捉弄我,说很多很有趣的事给我知。能够用他的母语,和他沟通,进入他的世界,是幸福的。

学习一种语言,天份是其次,推动力才是最重要。我的推动力是什幺?很老土和肉麻,但那是真的,就是爱。因为爱,我希望能完全了解他、听他说心事、分担他的所有;我希望能孝顺他的父母、认识他的朋友;我希望了解他的国族、知道他的历史文化、世界观和价值观。就这样而已。

所以,加油。很多同路人,你不孤单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