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爸爸妈妈,或许我们眼中的幸福跟你想的不一样

2020-06-16 浏览量:651

每个世代总有不同的幸福。也许生在这一个时代,能够想像「幸福」的多样性,就是我们的幸福。

我一直觉得我们这一代很幸运。

在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们会用异国的话语说上几句像样的招呼,我们的朋友不限国籍,我们谈论下一个暑假你要去哪里?是交换学生、打工旅游还是先来个环岛旅行?在长大的过程中,我们习惯了自己身处一个不断重聚再离别的流浪时代,无论是自己或是身边的同侪,我们的生活不停地在离开舒适圈,再去建构下一个舒适圈。在离开的路途中,我们也慢慢建构了对于世界以及自己未来的想像。

这样长大的我们,心里多少都有几分天高地厚,我们天不怕地不怕。是啊,有什幺好怕的?我们甚至有点理所当然的觉得,「恩!生活就应该是这样。」有点飘飘然的,一个一个都是天之骄子与娇女。

亲爱的爸爸妈妈,或许我们眼中的幸福跟你想的不一样
义大利,罗马 Rome 

亲爱的爸爸妈妈,或许我们眼中的幸福跟你想的不一样
法国,阿尔萨斯 Alsace

亲爱的爸爸妈妈,或许我们眼中的幸福跟你想的不一样
南义大利,卡布里岛 Capri

那是到了很后来之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当年所有的飞机里程数、所有的异国冒险、所有的天不怕地不怕,都是父母捨得先给了。

那时候,我们所有自以为的勇敢,所有沾沾自喜佩服着自己的事,都还没有太多现实的考量;我们所有的天高地厚,要感谢那些在背后深深爱着我们的人,是他们在后头默默承受了一些残酷的事,让我们能活在对未来玫瑰色的想像里。

我曾经以为是自己够勇敢,把自己丢进陌生的异地里浪游,后来觉得这样的勇敢跟他们比起来算不了什幺。如果我因而懂得比较多了,也要感谢他们把多走几步路了解世界的机会让了出来。于是接着,我们终于认知到一件残酷的事实:生活,其实没有所谓理所当然就是这样。很多时候,生活就是你最不期待的那样。(推荐阅读:你会怎幺画你的人生地图?)

这样的过程对我们来说,或许就叫做长大。

因为小时候很幸福,所以我们不确定长大后该如何替自己重建这样的幸福,就像现在的我们好难想像爸妈当年是怎幺存钱买下第一栋房子。我们是买不起房子,一心想着流浪的一代,然后许多声音开始说:「嘿,别想着贪玩了,你们怎幺就这幺没定性?」

当爸妈心里想着「孩子你要比我强」,我们不见得知道该怎幺比爸妈更强,我们不知道该怎幺达到父母眼中期望的那种简简单单的「幸福」,有时候我想,那是因为我们要的幸福,没有当年那幺简单了。从前的经历重塑了我们的世界观,我们对于世界总是有着太多期待。而期待跟现实之间,总是有很大一道鸿沟。(同场加映:真的长大了吗?20岁后该面对的15件人生大事)

亲爱的爸爸妈妈,或许我们眼中的幸福跟你想的不一样
布拉格的约翰蓝侬墙 John Lennon Wall 

我们很容易充满希望,也很容易感到悲伤
我们关心自己过得好不好,更在乎国家未来会变成什幺样
我们不向旧有体制低头,因为知道自己无时无刻都应该骄傲地抬头
我们期待自己能改变社会,偶尔怀疑自己这样的想法是否太不知天高地厚。

仗着爸妈的爱,叠了十八层枕头都还是能感受得到底下有颗豌豆的公主,终有一天必须学会明知枕头下有豌豆,还是睡得安稳。有一天,她得靠自己学会什幺叫做与患难共存,什幺叫做打造自己能力所及的生活。(什幺叫做生活?来设计你喜欢的生活)

但,也正是这种时时刻刻与忧患共存的意识,让我们感到异样的幸福吧。我们的世界,一切不再是那样理所当然了,美好价值片片剥落了,但是我们心中的幸福,就是相信自己有办法将它们一块一块黏回去。我们的幸福,是靠自己一块一块的再拼起对这个国家的信任;我们的幸福,是不再等着谁来解放我们,而是成为自己的救赎。在一切繁华落尽之后,我们知道只有靠自己,再没有别人。

而那样的幸福,不叫做小确幸。

我们在长大的过程中认知到世界从不公平,没有几个人有资格去演华丽万千的小时代,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想要那样过活;没有几个人天生就啣着一两栋帝宝出生,但我想我们会感谢自己是赤条条的来,因为这样的我们更明白有一天终究也将赤条条的走,而中间的这一切,全部都必须付出代价。万物皆有价,每一个产出,每一个选择背后都有机会成本。没有付出过代价的人,不会明白一个决定背后必须承担的重量。(回顾!真正能改变台湾的,是大多数人愿意做微小的改变)

比起安逸的生活,我们这一代更嚮往自由
比起过好日子,我们更想真真切切的改变什幺
比起二分的非对即错,我们想要撞出更多可能
我们着急着表态,怕有一天再无法替这块土地说上什幺
没错,我们确实没有什幺,就是那一点不安于现状的,看不下去的勇气而已。

所以我们反核四、挺学运、撑同志,接着高呼我们只有台湾这一个家,我们就是台湾人,因为我们熬夜也要守着的那些「什幺」,就是我们的生存之道。那些「什幺」,决定了我们的幸福,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一起了解!法国通过同志婚姻及领养法案幕后血泪)

亲爱的爸爸妈妈,或许我们眼中的幸福跟你想的不一样

我不在乎别人是否能理解为什幺我们对于「幸福」的定义和以前不一样了,为什幺我们不再嚮往安逸的生活而是渴望着碰撞;为什幺我们不挑轻鬆又简单的路走,偏要让自己走得蜿蜒;为什幺我们对于生活有这幺多挣扎以及不肯退让,因为他们未必明白,这些事情让我们看到自己的价值。

但是,亲爱的爸爸妈妈,我希望你们懂。我希望你们懂这些不只是小确幸,不是不上进,不是被哪个党派操弄了,是我们终于能替自己的人生决定,并且接受伴随而来的代价。或许有点痛,但都值得。(也来看看:人生的选择与承担)

因为你们曾经什幺都没说,把最好的都给了我。因为我知道儘管你们总是不说,但你们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的儿女幸福。因为你们总是担心我们的路途辛苦,因此想要指点些轻鬆的路。因为你们总是这幺说「没关係,你觉得快乐了,我们就会快乐。」

所以我想说,现在的我很幸福,很满意现在平凡而踏实的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