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文化局长,我们要从谁的良?

2020-06-16 浏览量:420

华人的社会里,所谓的「从良」代表的是什幺呢?听作者 Kanghao 以亲身经历的故事分享,让我们问问政府官员,要从什幺良?

夜里,辗转难眠,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睡不着觉。

在这个时候走在路上遇见你,得知你的近况,我就安心了。可是我想,大概也是因为遇到你,才让我彻夜难眠。所以,夜深了,我还是决定打开电脑,写下这一切。

在你工作的 KTV,我们认识了彼此。我是去应徵 KTV 的服务生,你是刚来不久的小姐。一开始你的生意很差,你都不懂怎幺招呼客人,拿不到小费、你也不懂怎幺打扮得「像一个小姐」,有时候我一个晚上拿到的小费都还比你多。

亲爱的文化局长,我们要从谁的良?
(图片来源:Lei Han@flickr CC)

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我们年纪差不多,你才大我四岁,所以我们才那幺合得来。为了让你快一点赚到钱,我每次都要跟你在休息是练习怎幺跟客人聊天。上班前,你都会叫我陪你去挑衣服、做指甲、做头髮、做脸、挑香水。我每次都觉得,我又不是你的客人,我的品味又不一定等于那些老男人的品味,可是我帮你挑的衣服,好像都让你变成老男人的最爱。

那些指甲店、美髮店的越南姊姊都以为我是你的小狼狗。我比较像小奴狗,帮你提东西,还要充当褓母,帮你照顾儿子,不能让你儿子知道你在 KTV 上班。

下了班以后,你也总是拉着我去吃宵夜。说实在的,你骑摩托车真的很恐怖。不知道你现在骑车技术有没有比较好了?有时候我没上班,你下了班还要打电话给我。我知道你需要一个人说话,因为在工作的时候,你要接收客人的情绪,听他们吐苦水、抱怨上司、抱怨老婆,而我就成为你的情绪出口。

你以前说:「我来台湾就是要过新的人生」,所以你很少提家乡的事。可是我知道,你还是惦记着家乡。「我很年轻就去胡志明市工作,不太记得家长怎样。」即使你这样说,我还是常常看到你家人传照片给你,你也常常把赚来的钱,换成金项鍊、金戒指、金耳环,请要回越南的姊妹帮你带回去给家人。 

这一次,你遇到我,我还是直呼你的小名,你也还是叫我小刚。唯一不同的是,你拿出你的身分证,我终于知道你的「真名」。你说:「这名字是我老公给我的名字,我觉得还满好听的。」「你老公?你老公不是过世了吗?新的老公?」「对呀!后来我认识现在这个老公,我就从良啦!现在的老公对我很好,然后他说要帮我换一个名字改运,就变成现在这个啊!」「喔!很好呀!」聊了一阵子,我们重新加了 LINE 就互相道别。 

走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回想跟你一起上班的日子。接着,我突然意识到你刚刚用了「从良」两个字,我便开始在心中偷偷地咒骂你,就像以前在公司的休息室,我骂你、跟你斗嘴一样。傻大姊,我们北市府的官员说波多野结衣不演 AV了,从良以后再放在悠游卡上,你也跟着起舞,说自己从良。

我不知道你现在的生活,是不是就是你来台湾想要的新的人生,但,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努力地活着,你想要成为你想像中的自己。别人闲言闲语地指责你就是来台湾卖的,你愤恨不平地说:「我不是来卖的!这只是一份工作,我要养活自己、养活儿子,我不是来卖的!」 (推荐阅读:性工作者就是坏女人?汙名下你看不见的工作专业)

台湾社会从来都还没準备好接受「异己」,台湾社会的多元都是假的。台湾社会宣称的多元,是筛选过的多元。只有我们可以接受的东西,最好是「有卖点」的东西才会被认可为多元。像是越南河粉、泼水节等,才会成为多元的素材。台湾社会所宣称的多元,只强调文化差异,很多时候是国族的差异,非本国的浪漫异国情调就会成为多元文化的素材。但它从来不面对因为阶级、性别、职业的差异所造成的歧视与不平等。 

这些歧视,不胜枚举。 

避谈阶级、性别、职业的差异所形塑出来的多元文化反而不多元,它就比较像是一个防火墙,用以指认谁是自己人、谁是台湾人,将身分或资格不符的人予以排除。性,特别是那些被认为不好的性,通常是第一个被排除的东西。 

亲爱的文化局长,我们要从谁的良?
(图片来源:ZIH TUNG, CC @womany)

嘿!姊姊!大家都只会记得波多野结衣是谁,就算她没有从良,大家依然记得她的名字。不过大概只有我会记得你的名字。我会记得你的那个被一般大众视为「不良的过去」,我也能理解为什幺你想要摆脱那样过去,是这个社会让你以为自己是「不良的」。

我还记得你儿子问你:「妈妈,他说你是来卖的?为什幺他要这样说?」你回答他:「妈妈以前跟你说过,妈妈的家在很远的地方,要搭飞机才会到的地方,但是妈妈现在卖给台湾,跟你在一起,好不好?你要妈妈吗?」我希望你现在过得很好,我也希望台湾有一天,在你儿子长大的那一天,这个社会可以更公平、更正义、更能接纳差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