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琉球,为什幺你要办音乐祭?

2020-06-16 浏览量:897

贡寮海洋音乐祭,是新北市每年必办的捞钱活动,其带来的观光效益巨幅增加了新北市的总体收入,这份收入美妙到让人几乎忘记沙滩流失、垃圾汙染以及为大量的光害、噪音汙染,对于海洋生态的破坏。不过,今年新北市政府却下达了停办命令,详细原因我想也不用特别解释,但总之这次的停办跟生态维护一点关係也没有。(官方的新闻稿在此)

然而,贡寮海洋音乐祭,其实并不是本文的主角,本文将要讨论的是传言即将要举办的「小琉球海洋音乐祭」(因为没有看见确切的时间,因此不方便提出具体的资讯,然而网路上有宣传海报流出倒是真的)。话回贡寮,每年举办音乐祭造成的垃圾量就将近100公吨,新北市观光局必须出动环保局的人力层级,才能将如此大量的垃圾汙染勉强压低;再者,因为架设舞台以及人群踩踏,造成的沙滩、海岸流失也是年复一年地增加。如今我想问,一个小小的小琉球,凭哪一点能举办音乐祭?

每年暑假涌现的观光人潮,已经成为小琉球交通运输的一大考验。先不提大量进驻的中型巴士和车辆,造成岛上原本窄小的道路更加阻塞;光交通船搭乘人数压缩返乡人潮的问题就搞不定了,暑假期间的船只班次,除了最早班以外,通通塞满观光人潮。虽然船班对于乡亲乘船已经祭出优惠方案,然而欲返乡的乡亲们还是要跟庞大的观光人潮抢夺渺茫的登船机会。

或许有人会说:可以搭公营船阿!问题是公营船的船班,每天正常的班次就比民营船班足足少了9班!并每班船平均还比民营船慢上10到20分钟,而且乡亲会坐公营船,观光客难道不会吗?如今问题已然不是搭船有没有优惠,而是就算给我买一块钱一张的船票,我一样回不了家。如此我又想请问,这样的交通条件,小琉球凭哪一点举办音乐祭?

亲爱的小琉球,为什幺你要办音乐祭? 贡寮海洋音乐祭人潮。

说回环境,小琉球的岩层属于典型的珊瑚礁石灰地层,虽然小弟并非地科专门,却仍还有此类岩层属于较软岩质的常识。自从琉球开始决定发展观光,并委託大鹏湾经营观光产业的这段时间前后,属于中澳沙滩到灵山寺、花瓶石前面一带的堤防作业、观光港口的兴建,以及一次又一次的大型活动,已对当地的生态造成全面性的影响。

此话怎讲?想像一下你将一块巨大的水泥块,压在蛋壳上面,有事没事还找一群人上去踩踩看,你就会明白这样的建设对于海岸线的压迫有多夸张。举办音乐祭需要架设舞台、灯光、音响,加上涌进的人潮随着音乐疯狂手舞足蹈,踩在脆弱的珊瑚岩层上面尽情狂欢,并且将手上的垃圾随意丢进旁边的港口,这些垃圾,搭配着精彩的灯光效果,扩音喇叭的剧烈嘶吼,想必海里面的生物也能感受到音乐祭的热情。

再者,或许不用我提醒大家也知道,前阵子小琉球岛上的垃圾问题,严重到需要运到本岛来解决,如果真像贡寮一样涌进了大量的垃圾,凭着小琉球本身有办法解决吗?(如果失去记忆没关係,这里是时光机)

身为从小在小琉球长大的孩子,我不免想问问,到底是谁这幺有勇气,在有绿蠵龟出现的海岸举办这样的活动?是什幺让这些交通、环保的问题,通通变成好似修修水管马路一样的小事?除了庞大金钱利益之外,我实在想不到有什幺可以让人变得这幺大胆。

近代哲学家马克思(Karl Marx)对于20世纪以来的资本主义社会,提出了「异化」的人性观察,他认为商品、货币、财富,原本是受到人类控制之下,能够支持社会运作更加健全的元素,人类藉由劳动换取同等价值的生存元素,以这些元素具体地维繫生存条件。然而,当今社会却将财富置于优先地位,忽略这些财富原是协助人生存,而非宰制人活动的枷锁。当人开始凡事以金钱为导向考虑行为,甚至将其当成信仰,如此现象就叫做「异化」。

交通船原先是方便居住在琉球的乡民,或者在外地工作的乡亲方便往来两岸的建设,顺便才开放给观光业者给予观光客搭乘,如今观光发展至此,有急迫性需求的乡民乘船的权力,却要被观光客仅只有玩乐的需求给挤压,而这样的现象反映出来的,就只有「赚钱」比「回家」重要这种病态的「异化」。

环境问题也是一样的,小琉球的周围海域,是全国仅存几处唯一还有绿蠵龟存在的海域,这样的环保资源成为了小琉球少数不具有伤害性的经济价值,且如今还有不少乡亲倚靠着浮潜、导览,以及简单的渔猎,辛苦地过着日子。然而,如果官方执意要举办这种用膝盖想也知道会破坏生态的活动,同时又大量引入过多的观光人潮,这不又是一个「生存环境」比「赚钱」还贱的「异化」吗?

亲爱的小琉球,为什幺你要办音乐祭?

琉球乡民们都是一群好客又单纯的良善公民,我想,不太会有乡亲像我一样想到这些活动背后的问题,但那不代表可以恣意贱踏乡亲们对这块岛屿的付出与爱。或许表面上看来,这一连串的异化行为并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我在此大胆假设,除了原先因为交通而牺牲掉的乡民的权益,在这项活动上处理善后的费用,想必也要从乡亲们缴纳的税金中支出。厂商办完活动,口袋装满就拍拍屁股走人,留下满地问题还要当地人的税金出来解决,或许真的是夸张了点──况且这些垃圾问题还严重到报纸会来报导,搞臭小琉球的名声。

希望这一切都不是我多想,如果厂商在办活动完之后愿意公布帐款,让我们看见他们有编列「环境评估」、「场地复原」等等的预算,那就是再好不过了。不过仔细想想,我不过就是个从小在琉球长大,现在在外地念大学的学生罢了,如果乡公所等机构不小心忘记要求厂商做这样的事情,我又凭什幺要求呢?

孔子曾说:「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如今我真的想要问问,屏东县政府、大鹏湾管理处、琉球乡公所,还有承办的厂商等所有可能是这项活动的主办、协办、承办、出资的单位,如果没有足够的準备和与乡亲交代的本钱,你们哪里来的勇气?又凭什幺在小琉球办音乐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