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亲啊,问题出在权力与阶级!

2020-06-16 浏览量:719

乡亲啊,问题出在权力与阶级!

川普上台后,全球都在问:美国怎幺了?八旗的Americanology试图为台湾读者提供多种观察的视角。

《绝望者之歌》的作者指出,真正的问题出在家庭。大多美国底层白人出身于一个破碎的家庭,不仅从小无法获得良好的照顾与教育,更缺乏对自己人生的期待与规划。等到要靠外在力量来挽救,已经来不急了。杰德‧凡斯呼吁,底层白人不要再怪政府或财团了,想想自己能改变什幺,比较重要。

《美国的反智传统》一如书名,作者霍夫士达特主张问题出在「智识」与理性传统的崩溃。诉诸热情的宗教、重视短期利益的资本主义、反对权威、强调人人平等的民主文化,破坏了美国人对专业的信任,也不再愿意劳心劳力去追寻严谨的知识与谦卑对话。诉诸民粹成了唯一的政治语言。

如果你相信了以上两本书的观点,《白垃圾》将完全颠覆你既定的理解。凭着一种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历史考掘,翻出无所不在但却刻意被忽略的史料,《白垃圾》建立了一种崭新的观点,180度地反转了《美国的反智传统》这种由上而下的精英视角,甚至也挑战《绝望者之歌》的温情呼吁:笨蛋,问题不在文化,也不在个体,而是权力结构,以及透过无所不在的权力所巩固的阶级!

熟悉美国的读者会知道,阶级在美国是一个多幺边缘的话题。因为从1776年美国独立以来,美国人就笃信《宪法》中明订的「人皆生而平等」这个信条。美国社会是自由的、美国的土地是广大而富庶的,美国的体制是公平的──权力精英希望你这幺相信。因为这样一来,你的失败就只是你的失败,不是因为权力被垄断,不是因为机会不均等,政府更不必承担社会福利承诺。相反的,为什幺在一个「人人可以致富」(所谓的「美国梦」神话)的社会,你会失败呢?可能是因为你的品德有瑕疵。

但为什幺一个健全的社会无法透过教育让你改过迁善?啊,一定是你的基因有问题、血统不良,留着劣等人种的血液。你是住在山里茅屋乱伦私通的「乡巴佬」、满口破牙言语粗鄙的「红脖子」、穿不起鞋子的「泥巴佬」、无家可归的「佔居者」。你是与我无关的「白垃圾」,是美国这个伟大的社会创新实验的失败品。

南西.伊森伯格利害之处不仅在于犀利的史料分析,更能洞见幽微的人类心理与权力运作。侥倖脱身的「白垃圾」为什幺非但不会回头救助同病相怜者,反而会一脚踢开向上流动的阶梯?本该团结起来抗争体制不公的弱势白人,为何竟然把愤怒的矛头指向更不幸的黑人?本书都有发人省思的分析。

《白垃圾》读起来沉痛揪心,读后也后座力十足。它将永远改变你看待美国政治与文化的观点。《国定杀戮日》中「美国国父」刻意在穷人之间推动的社会清洗,《魔山》中住在荒郊野外、面目狰狞、残酷嗜血的人形怪物,乃至《星际大战》中经常只是父子相传的绝地武士,它们反映了或是对权力的虚弱讽刺、或是对底层的刻意汙名,也可能是对古老贵族血统制度的一种怀念,总之,他们未必只是虚构。发生在《意外》中的,也未必只是小镇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