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斯.债市急跌、中国失速 明年两大隐忧如何解?

2020-05-22 浏览量:508

乐观气氛中,明年全球金融环境仍有两大悬念,一是面临美国联準会缩表、升息压力的债市;其次则是正在步入经济转型深水区的中国。本刊专访两位最具代表性的大师,深入解读。

「债市巴菲特」丹.法斯  最大风险是通膨率意外升高

在经济成长时,债市可说是最不被看好的资产,今年以来,市场预估,全球债券市场收益大约只有三%的水準。但是有「债市巴菲特」之称的卢米斯赛勒斯(Loomis,Sayles & Company)副董事长丹.法斯(Daniel J. Fuss)旗下的债券基金,截至第三季仍然有七.四一%回报率。

「当湖面结冰时,我还是会穿上溜冰鞋,在岸边比较安全的地方溜冰,而不会靠近湖中心。」法斯一句话,解释他在债市危机四伏中的操作心法。

「对于未来,我是乐观的。美国经济数字看起来很好,通膨率看起来可以控制……,至少在中期是可控制的。」法斯说。「但是随着联準会缩表,未来情况会越来越複杂。比较让人担心的是,联準会纽约分行最近预估,通膨率可能在六个月内会有比较明显的提升。」「这是让我担心的地方。」

他对债市不悲观:资金市场还很宽鬆

相较起来,近日在市场造成讨论的美债殖利率曲线可能在明年趋平,甚至反转,对他来说反而不构成威胁。一般解读,殖利率曲线平缓,往往代表经济缺乏成长动能,虽然债券资产通常能在经济衰退期发挥避险效果,但对于丹.法斯偏爱的公司债来说,若景气严重恶化,却也得担心违约率上扬的预期心理造成债券价格走跌。

对此,法斯先是陈述事实:「现在的国债殖利率曲线,长短债差距的确越来越小,已经快要平了。而投资等级的公司债殖利率则是跟着国债走。所以我们有两条快要躺平的殖利率曲线。」他表示,自己早在今年第一季就预测到这样的现象,「我不担心的原因,是因为现在的资金市场还是很宽鬆,如果现在市场资金紧俏,那我会很紧张,但是我们还处在历史上资金最宽鬆的时候!」

债市经济法斯市场资金担心利率债券曲线来说

相关文章